首页陵水—微乐辽宁棋牌 分享
海南侨胞回乡抗战:渡海舍生死 只为护故园
2015年09月06日 16:20  棋牌游戏oo黄金城:海南日报 

位于海南(海口)青少年活动中心广场的琼崖华侨联合总会回乡服务团纪念雕像。(王凯 摄)

  藏身于林立的礁石和杂草丛中望向海面,追踪而来的日军21号巡逻艇仍在虎视眈眈,可大家心里的雀跃难以言表——我们终于突破了日军的海陆封锁线,回到了日思夜想的故乡!

  《琼侨抗日英杰——符克烈士专辑》一书中,南洋琼州会馆救护队第二批队员在1939年6月携带大批医药和医疗器械偷渡琼州海峡时的场景历历在目。

  那一年,日军侵琼,旅居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泰国等地的广大琼侨和港澳同胞怒火填膺,不少人毅然放弃海外舒适的生活,回乡唱响振奋人心的战歌:“我们是保乡的战士,我们是卫国的先锋!琼崖已到危险关头,快起来为家乡奋斗……”

  拉开琼侨回乡抗日序幕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难当头,海外华侨和港澳同胞纷纷成立各种抗日救国团体准备回乡支持抗战。

  其中,一直保持“下南洋”传统的海南侨胞无疑是一股中坚力量——次年夏天,祖籍文昌的宋庆龄号召海外华侨组织医疗队回国参加战时救护工作,就是旅居香港的琼人社团率先采取行动,一致决定成立琼崖旅港青年抗战救护队,经过短期培训后赶赴战争前线为战士们服务。

  当时出自南洋“援冯(白驹)委员会”的一封告侨胞书流传于海内外,至今读来仍令人动容:“秋深了,烽火弥漫下的琼州大地,早已刮起朔风。我们低头想一想,现在辗转于枪林弹雨之下的琼崖同胞、守土将士,是过着怎样的日子……”

  无奈敌我力量悬殊,1938年底,广州等地仍然相继沦陷。“日军侵琼已在所难免!”面对日趋紧张的局势,八路军香港办事处决定组织南洋各埠琼侨、各界侨领召开海外琼侨代表大会。

  记者从省委党史研究室了解到,正是这次会议促成了琼崖华侨联合总会的成立,推选宋庆龄为名誉会长,统一领导琼侨的抗日救国救乡工作。也是这次会议,促使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你们要把琼岛创造为争取九百万南洋华侨的中心根据地”,吹响了琼崖华侨联合总会回乡服务团(下称“服务团”)的集结令,正式拉开了琼侨回乡抗日的壮丽序幕。

  7名团员遇难于渡海途中

  服务团团员陈克攻在《琼崖华侨回乡服务团》一书中回忆,成立之初,琼崖华侨联合总会便吸引了大批有志琼侨,队伍由10余人迅速增加到250余人。他们一边学习战地救护技术,一边学习抗日战争的政治理论和敌后宣传,为回琼抗战做着准备。

  与此同时,遥远的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泰国等国家和港澳地区,捐款捐物抗日救国的活动也进行得如火如荼——富裕商人一次捐款数百元乃至万余元,工薪阶级则每月领工资后捐出几元乃至十几元。家庭主妇把珍藏的金银首饰、嫁妆珍品都拿出来拍卖募捐,学生群体则最流行卖花募捐,走上街头一边兜售纸花一边呼吁:“为家乡抗日救亡买一束花吧!”

  据不完全统计,1939年4月至10月间,仅“南洋各属琼州会馆联合会救济琼崖难民会”,收到马来西亚各埠分会救乡捐款就有港币4万余元,叻币4万余元,国币1.5万元。其他埠的琼侨救乡捐款数额也相当可观。

  带着温热乡情的一笔笔捐款和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到琼崖华侨联合总会,准备发往海南。然而,1939年2月10日凌晨,服务团收到了日军侵占琼岛并封锁琼州海峡的消息,“日军经常进行海上巡逻,对来往船只一律追逐射击,烧船杀人。”原定于2月15日前启程返琼的行动只能延后,直到4月15日晚,第一批团员才登上一只木帆船,顺风渡海。

  这次成功偷渡极大地鼓舞了服务团的士气,在接下来的几个月,肩负着海外侨胞和港澳同胞重托的250余名爱国青年,一批又一批穿过日军的海陆封锁线。

  《琼侨抗日英杰——符克烈士专辑》一书记载,其中第二批渡海的南洋琼州会馆救护队的第二组队员为了躲避日军追杀,于非原定的登陆点登陆,忍受了3个昼夜的饥渴方在群众指引下与大部队会师;第三组队员的船只则不幸被日军截获,连船带物资被一把火烧得精光。流落在敌占区的他们只得化妆成难民,忍受了一个多月的行乞和流浪。

  更令人痛心的是,第三批渡海的暹罗琼侨回乡服务团的第二组7名团员全部在海上遇难。“回得到就拼死抗战,回不到,哪怕死在海上也不枉此生。”海南党史专家邢诒孔感慨道,前赴后继回乡抗日的服务团团员,是怀抱着何等伟大的爱国情怀、英雄壮志!

  救国救乡投入抗战热潮

  虽是为了救治前线战士成立的服务团,但在农村宣传抗日思想期间,无论男女老幼,凡有求医求药者都能得到他们的悉心救助。原文昌县公坡乡一位妇女被日军刺中8刀,生命垂危。服务团全力救治,将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被当地群众誉为“神医”。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服务团的到来为琼崖抗战建立起牢固的大后方。”服务团总团总团长符克之女符曼芳告诉记者,团员们为军民提供医疗服务,同时以出墙报、发传单等方式及时报道战地短讯和日军的暴行,又以个别谈话、演出演讲等方式积极发动群众参与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来。

  符曼芳说,服务团的救国救乡行动更大地激发了归侨和侨眷的爱国热情,她的丈夫李光邦就是逃难至广东后,被服务团所感召而重新回到家乡投入抗日潮流的。在那时,归侨、侨眷较为集中的原文昌县、原乐会县、原琼东县等地,更是涌现出了一批热心支持抗战事业的归侨、侨眷典型,如常常冒险给我军站岗放哨、运送公粮的归侨陈玉云,偷越敌人封锁线给我军传递情报、救治伤员的侨眷陈梅卿等。

  窥一斑而知全豹,根据不完全统计,原文昌县龙马乡第六保在1940年为我军捐款达4000元,其中侨眷捐款达到40%;掩护革命同志的屋主有100多户,其中40多户是为侨眷。这便是琼侨爱国精神的一个缩影。

  屹立于海南(海口)青少年活动中心广场的琼崖华侨联合总会回乡服务团纪念雕像,生动地体现了服务团在抗日战争期间的突出贡献——中间的男团员手拿草帽负责行走乡间宣传和发动群众抗日,右边的女团员背着医药箱负责在战场后方救死扶伤,左边的男团员则手持钢枪走上战场冲锋杀敌……

  省委党史研究室评价道,琼崖华侨的抗日斗争,表明了琼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广泛性和跨地域性,扩大了琼崖抗战在全国和海外的影响。他们义无反顾地与家乡人民同仇敌忾、共同奋斗,不惜流血和牺牲,为琼崖抗战作出了可歌可泣的特殊贡献。

  史料链接

  1939年,南洋各国琼籍侨领在香港发起琼崖华侨联合总会,组建琼侨回乡服务团,为家乡抗战出钱出力。服务团240多人分三批先后偷越日军封锁线,回到海南岛参加抗战。

  1940年6月19日,琼侨回乡服务团总团在琼山树德乡成立,总团长符克。服务团的一切费用由琼侨联合总会支付。总团成立中共特别支部,书记符思之。总团还成立歌舞队、工作队、医疗队等,向群众宣传抗日,鼓励青年参军参战,给抗日军民送医送药,沟通琼崖和海外琼侨之间的关系,深受抗日军民的赞颂。(陈蔚林 李丹)

编辑:王晓东
0